【继母占有了我的第一次】

  这是座落于南青山一幢大厦里的豪华公寓,从高层的窗户往外,可以看到神宫外苑和东宫御所的深绿色森林,而这里便是我和妈妈°°贵和子的家。

  六年前,爸妈因为个性不合而离婚,诉讼的结果由妈妈取得了对我的监护权,当时才八岁小男孩的我,就搬出了原来的家,和妈妈到了现在的地址一同生活着。
  妈妈贵和子在年轻时曾是风靡一时的时装模特儿,拥有人人羡慕又极为性感的胴体,一百六十五公分高佻的身材,据我所知,爸爸当年是打败了无数的追求者,才获得妈妈的芳心,步入结婚的礼堂。可惜这桩令人梦寐以求的婚姻,却因俩人的价值观实在差得离谱,勉强维持了将近十年,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地闹了离婚的结果。个性倔强的妈妈,在法庭上要求的条件是她可以不向爸爸拿赡养费,但是也请爸爸离婚后不要再打扰我们母子的生活。这个条件一向负气而带些大男人主义的爸爸也答应了,所以从六年前开始,我就没再见过爸爸一面了。

  现年三十四岁的妈妈离婚后成为一个着名的时装设计师,自己开了间设计工作室,请了几个女助手,我们母子俩的生活倒也优雅恬静地一起渡过六个寒暑。
  离了婚后的妈妈,因为她太美又加上有着一流设计师的身份,反而成为一个男人难以接近的女强人了。虽然还有些大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等事业成功的男人,垂涎于妈妈的美色想要和她结婚,但自尊心特强的妈妈,在围绕着她苦苦地追求着的男人们之间,却只是巧妙的应付着,使那些人替她取了个冷面美女的绰号。

  其实世界上只有我和妈妈俩个人知道,三十四岁的她,也是非常需要一个男人来安慰她性的需要的。

  我会知道这个秘密,是有一天夜里,我被饱涨的尿意弄醒了,起身到厕所去小便,走到客厅的小门边时,忽然听到一阵糊的哼声低低地从沙发的方向传了过来,我凑在门边向着沙发的方向窥视,只见妈妈躺在长沙发椅上,睡衣的扣子全解开了,左手在她胸前澎涨的乳峰上轻柔地抚摸着,我注意到她的手指头夹住了一边微微上翘的粉红色乳头。一会儿,只听她小嘴中『嗯!┅┅嗯!┅┅』连哼了几声,娇躯轻轻地颤动了几下,那粒原本小得像颗葡萄干似的乳头,逐渐地从妈妈峰顶的乳晕上凸了起来,一直到高过妈妈手指才算停了下来,远远望去,就像一颗刚摘下来的鲜红樱桃般可爱,让我有不顾一切冲过去咬进嘴里的欲望。
  妈妈的手摸了一边的乳头,接着又去揉另一边的乳头,这次才摸了几下,那粒乳头也挺了起来,在她胸前和另一颗乳头巍然并立着,妈妈两只媚眼的视线也显得糊起来,好像没有焦点似地半闭着眼睛瞟着天花板。

  我的两眼贪婪地继续向妈妈的下身望过去,她的腰围好像削过一样的细窄,平滑的小腹相当圆浑地微微凸起着,她仰躺在沙发上的姿势,看起来真是淫荡而撩人。

  这时她的两只大腿分开了一些,在一片漆黑的阴毛下面,有一条稍呈弯曲的肉缝,妈妈的右手在自己那淡红色的粘膜上轻轻碰了一下,不由得使她『啊┅┅』地叫了一声,又见她下身蠕动了一下,以中指轻轻揉着两片薄薄的阴唇,手指捞起了一些粘液,又摸了一下肉缝上端突出来像绿豆状的小肉核,『啊┅┅』又叫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
  我偷看着妈妈这一幕荡妇春情难忍、以手自淫的好戏,胯下的那只鸡巴也澎涨得像一条大肉棍,我的手也不由得在睡裤外面用力搓揉着它,对于这种新的刺激,心里有着不知怎样排解的感觉。

  再看妈妈手指头不停地抚弄着那使她快乐的敏感部位,纤细的腰枝也由缓而急地在沙发上扭动了起来,她把手固定在小腹下方的半空中,却挺起腰肢迎向她自己的指尖,肥圆的屁股挺到空中,变成了拱起的型状,嘴里的嗯哼声渐渐变成了叫声,仔细一听,妈妈叫的是∶『啊!┅┅啊!┅┅我┅┅还┅┅还要┅啊┅┅啊┅┅』

  她两胯间的肉缝一直颤动着,一股股透明的液体不停地溢出,全身像是痉挛地抖着、抖着。妈妈的手指头按在花瓣上涨大的肉芽,然后像捏弄一般地揉个不停。接着她把整只手掌压在阴户上头,以姆指、食指、中指的顺序由下往上摸去,一边从她嘴里泄出一阵甜美娇媚的浪吟声∶『啊┅┅啊┅┅亲爱的┅┅』

  妈妈以淫荡无比的姿态和语声叫出了一阵阵让人心神俱颤的浪叫声,整具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像是在对着一个隐形的男人献媚一般。妈妈狂搓了一阵子,大概觉得不过瘾,接着把两根手指放入肉缝里插送起来,再用姆指在外面压揉小肉核,只听她叫了一声∶『啊┅┅好┅┅好舒服┅┅呀┅┅』沾满淫水的手指在她的肉缝里发出了『唧┅┅唧┅┅』的这种淫猥的声音,就连站在五公尺外的我,也听的清清楚楚的,一阵阵『还┅┅要┅┅我┅┅还┅┅还要┅┅啊啊┅┅』的叫声回响在客厅的空间里。

  只见妈妈细细的手指在她的肉缝飞舞着,腰儿狂悍不畏地扭摆着,一会儿,妈妈抓起放在小上的一根黑溜溜的棒状物,左右分开那两片沾满黏液的肉片,现出美丽浅粉红色的阴肉璧,股股湿黏的液体正从里面像挤出来似地溢着。
  妈妈把手里的黑棒子对准了肉缝的进口处,稍微地向前推了一下,几乎没有任何干涩的状态下,棒子的前端就像被吸进了她的膣腔里了。她继续地向前推,这次却没那么容易了,好像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一般,阴道口扩张的软肉,随着黑棒子的入侵而向内陷了进去,同时妈妈的里面像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原来颤动着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厉害,『啊┅┅啊┅┅啊┅┅』地,妈妈的嘴里发出了似呻吟又像悲鸣般的叫声,而她的手却继续把黑棒子往自己的小穴穴的深处插去。
  妈妈把她的大腿分得更大更开了,手慢慢地离开了那只黑棒子,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好像由她的下体传给了她一股极为舒适的感觉,我仔细再端详着插在她阴部里那根棒子露在外面的部份,发现那根棒子正以缓慢的韵律在蠕动着,这表示妈妈肉缝中的肉璧在收缩着哪!淫水一直由妈妈的大腿根流到沙发上,
  她也一直叫着∶『啊┅┅我受┅┅不┅┅了啦┅┅啊┅┅』妈妈让小腹收缩了一
  阵子,再度握着黑棒子,向她自己的肉缝里左右旋转插弄着,叫着∶『啊┅┅这样┅┅快┅┅快要┅┅泄了┅┅』地不停自言自语着,就这样来回转动黑棒子,开始出现了怒涛般的高潮了,最后在她『啊啊┅┅要泄┅┅了┅┅啊┅┅啊泄┅┅泄了┅┅』

  妈妈那美丽而成熟的三十四岁身体倒卧在沙发上,像触电般地抽搐着,奔向性感的最高峰,一直颤抖着的肉缝还紧紧咬着棒子不放松呢!

  这一幕极端精彩绝伦的美女思春、手淫的好戏,可都让躲在小门旁边的我一览无遗地尽收眼底,更何况表演的女主角正是我美艳娇媚的妈妈呢!只看得我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两腿之间的鸡巴硬得像根铁棒似地把睡裤顶得老高,就快要撑破了哪!也使我将半夜醒来要去小便的事给忘掉了。

  我见妈妈躺在沙发上抖了好一会儿,一股一股的淫水从她的小穴穴里不停地滴了下来,放在胸前的左手也无意识而用力地揉捏着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峰,小嘴里放浪形骸地哼着不知所云的叫声。

  这种强烈无比的刺激,使我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欲火,而大胆地开口叫了一声∶『妈!┅┅』没听到她的回答,迟疑了一下,心中狂热难忍的冲动,终于战胜了理智,而使我情不自禁地举步走向正处于高潮余波荡漾的妈妈。

  我一步步慢慢地走到沙发前,当我站在她的面前俯视着她的娇靥时,妈妈这才发觉我竟偷看到她情欲难耐自慰的情形,更万万没有料到在她享受着情欲奔放的快感时,会让我当面碰个正着。一时之间使她慌了心神,手忙脚乱地拉上睡袍的肩带,掩住丰挺的乳房,再从肉缝中拔出那根黑棒子,连淫水都慌的来不及擦拭,只得让它顺着大腿根汨汨地流了下来。

  这时我面对面地看到了妈妈前襟里雪白细嫩的肌肤和那对若隐若现的乳
  峰,天啊!这要比在几公尺外偷看还来得更性感、更挑逗哪!尤其是她睡袍下摆的中间部位,被她刚才泄出来的淫水沾湿了一大片,这时正紧紧地黏贴着她的小腹,使那迷人的肉缝和那芳草萋萋的阴毛几乎是清晰可见。看得我双眼直瞪,舌头都快要打结,口水也差一点流了下来呢!

  一时之间我们俩人都脸红红地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毕竟妈妈见过的场面较多,发觉了我那贪婪无比的眼光,而她自己此刻正衣鬓蓬松,心里已大概明了是怎么回事儿了,只是她的心情乍由激烈的高峰和惊讶的刺激中缓和下来,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我和她对峙了像是有好几个世纪那么久,终于妈妈轻轻叹息了一声,用手拍拍身旁的沙发,示意我坐下来。我跨步踱到她身边,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堆滑滑的液体,身体一倾,倒向妈妈的怀里。妈妈连忙伸手要扶住我,谁知阴错阳差地却正好按住我睡裤里那根硬直的鸡巴,妈妈顿时媚眼微眯,美目凄迷了起来,大概她已久未接触到真真实实的鸡巴,一霎时淫心再度地激荡了。

  而我胯下的鸡巴被妈妈这一磨擦,也使我觉得舒服异常,再加上妈妈这时刚好由下往上仰视着我,所以我的视线可以顺着她敞开着的睡衣的领口,将妈妈那一对雪白、浑圆、高挺的乳房看得一清二楚。

  这种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使得我兴奋忘记了眼前的女人是我的亲生母亲,忍不住地拉下我的睡裤,掏出那根涨得难受的鸡巴,把它放在妈妈的小手里,屁股一拱一拱地用鸡巴磨擦她的手掌。

  起先妈妈还只是呆呆地被我牵着手握着我的鸡巴,等她慢慢地回过神来,也燃起了她久旷的春情欲火,欲罢不能地捋着我的鸡巴。过了一会儿,甚至还伸手带领我的手往她自己的胸口探进去,我也就顺水推舟地摸进了她的胸前,搓揉起她那一对坚挺丰满的乳峰,就这样彼此疯狂而激烈地互相爱抚着。

  我们这对母子,一个是久旷饥渴难耐的思春中年美妇,一个是欲火炽热狂燃的青春少年处男,虽然中间还隔了一层亲子的关系,可是这时候再也顾不着了。
  俩人肌肤相亲接触的结果,就像干柴碰上了烈火,迸出了爱欲的火花了!
  因此我们自然地为对方脱去了睡衣和睡袍,光溜溜地互搂着倒在沙发上,妈妈柔情万分地先倒下去,让我压在她温暖滑润的胴体上亲吻着。

  我趴在妈妈的裸身上面,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一面挺动屁股,企图把我的大鸡巴塞进妈妈的小穴穴中。但因我干这事儿还是破天荒第一遭,一点儿经验也没有,鸡巴头上那光滑滑的龟头,一直在她的肉缝口边顶来顶去,却怎么也不得其门而入。

  妈妈无言地躺在我身下,看到我像一只没头苍蝇般地乱冲乱撞,『噗嗤!
  』地给了我一声媚笑,温柔地伸出她的小手,握住我的鸡巴,沾了些她洞口的淫水,用另一只手撑开她自己的肉缝,媚媚地道∶『乖儿子┅┅妈妈的┅┅洞┅┅在这儿哪!┅┅让妈来引导┅┅你吧┅┅』我的鸡巴有了妈妈的帮助,顺着她所分泌出来的淫水,很顺利地便顶进了那使我向往很久的小肉洞里了。

  才干进了一小截,却听到妈妈惊呼道∶『啊!┅┅轻┅┅轻一点嘛┅┅你的┅鸡巴┅┅太粗了┅┅会把妈妈┅┅这┅┅小穴穴┅┅给┅┅撑破的┅┅』
  我一面把脸紧贴着她的胸乳,一面色急地道∶『可┅┅可是┅┅妈┅┅我好好紧张┅┅好┅┅需要┅┅你喔┅┅妈┅┅你看┅┅我的┅┅鸡巴┅┅都快要,涨到┅┅极点了┅┅』

  妈妈以过来人的经验指导着我道∶『好┅┅儿子┅┅你先┅┅慢┅┅慢慢地┅┅动┅┅等妈的┅┅小穴里┅┅的淫水┅┅多些┅┅再┅┅用力插┅┅要不然┅┅妈可┅┅承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哪┅┅』

  我听了妈妈这一解说性交的顺序,也就照她所说的慢慢挺动我的屁股,轻轻地抽送了起来,而妈妈也主动地挺送着她的下体,迎向我的大鸡巴,我们双方都渐渐沉醉在性爱的欢乐中了。过了大约十分钟,妈妈的下体被我粗壮的大龟头给磨擦得酸麻异常,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肉缝里边也变得更宽阔、更湿润了,同时她也被阵阵趐痒的感觉逼得浪叫了起来道∶

  『啊┅┅宏儿┅┅妈妈的┅┅小穴┅┅里┅┅好痒┅┅啊┅┅啊┅┅你可以用力┅┅插┅┅进去┅┅了┅┅快┅┅快一点┅┅我要┅┅你的┅┅大鸡巴快插我┅┅快来嘛┅┅』

  正在兴头上的我听到妈妈如此淫荡的浪叫声,如奉纶旨般地应声把个屁股猛一沉,整根大鸡巴就全军覆没地消失在妈妈那柔嫩湿滑的肉缝中了。

  妈妈久旷的阴户已经有六年没有尝到如此插穴的美妙滋味,因此被我这一插,只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嘴儿里更是淫声浪叫着∶

  『啊┅┅天呀┅┅这种感觉┅┅好┅┅好美┅┅喔┅┅我已经┅┅很久┅┅没┅┅没尝到┅┅这插穴┅┅的┅┅滋味了┅┅真是爽┅┅爽死我┅┅了┅┅啊啊┅┅乖儿子┅┅再┅┅再快一点┅┅嗯┅┅哦哦┅┅』

  我越插越舒服,挥动大鸡巴压着妈妈的肉体,一再狂烈地干进抽出,不再视她为高高在上的母亲,而把她当作一个能发泄我情欲的女人,我们之间在此刻只有肉欲的关系,已经顾不了其它了。

  妈妈的小穴在我插干之中,不停地迎合着我的动作,我边插边对她道∶
  『妈┅┅你的┅┅小穴穴┅┅好┅┅温暖┅┅好紧窄┅┅夹得我的┅┅鸡巴舒服┅┅极了┅┅早知道┅┅这干穴┅┅的滋味┅┅有┅┅有这么美┅┅我…早就┅┅来┅┅找你了┅┅』

  妈妈躺在下面温柔地笑着道∶『傻┅┅孩子┅┅以前┅┅你┅┅还没┅┅长大呀┅┅鸡巴┅┅硬不起来┅┅怎能来┅┅插┅┅插我呢┅┅以后┅┅我┅┅我们┅┅就可以┅┅常常┅┅做爱┅┅妈妈的┅┅小穴穴┅┅随时┅┅欢迎你┅┅来┅┅插干┅┅嗯┅┅就是┅┅这┅┅这样┅┅啊┅┅美死┅┅我┅┅了┅┅啊啊┅┅啊┅┅』

  我插干了约有几十分钟,渐渐感到一阵阵趐麻的快感爬到了我的背脊上,叫道∶『妈┅┅我好┅┅舒服┅┅好┅┅爽┅┅啊┅┅我┅┅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啊┅┅射┅┅射出┅┅来了┅┅啊┅┅』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男女之间做爱的销魂蚀骨快感,也因为是我告别处男的第一次,受不了妈妈那肉缝里的强烈收缩吸吮,而把一股股的精液洒向妈妈的花心深处里了。

  妈妈正在快到高潮的途中,被我这一泄,穴里好像有无数虫蚁在爬着一般,但她知道我是初次和女人做爱,温柔地安慰着我道∶『好┅┅好孩子┅┅这是你第一次┅┅性交┅┅能这样┅┅已经┅┅不错了┅┅当年┅┅你爸爸┅┅还┅┅支持┅┅不到┅┅二十分钟┅┅呢┅┅』

  我见她轻声软语安慰我的时候,娇靥上忍不住浮现着一丝失望的神情,也对她道∶『妈┅┅对不起啦┅┅你的┅┅小穴穴┅┅实在┅┅太美了┅┅我才忍不住丢┅┅了出来┅┅那感觉┅┅好┅┅舒服┅┅呀┅┅如果┅┅你还要┅┅我再插┅┅插你一次┅┅好吗┅┅』

  妈妈听了我这么一说,原本有一些失望的心情一喜,顿时又兴奋了起来,并且也感觉到我还插在她下体里面的鸡巴仍是硬硬的,刚泄完精的鸡巴,好像一点儿也没有软化的现象,还一抖一抖地挑弄着她的花心哪!顿时妈妈俏脸上欣喜若狂,忍不住紧紧地拥抱着我,肥圆的大屁股也不停地向上挺动着,淫荡地叫道∶『宏儿┅┅妈妈的┅┅乖儿呀┅┅快┅┅快一点┅┅用你┅┅的大鸡巴┅┅插┅┅妈妈的┅┅小穴穴┅┅吧┅┅妈妈┅┅里面┅┅好┅┅痒啊┅┅嗯┅┅好儿子┅┅妈妈┅┅爱死你┅┅了┅┅』

  我第一次体会到在女人的小穴里射出阳精的快感,觉得全身舒畅无比,轻飘飘地恍若神仙,我今年十四岁,正值青春期,有着用不完的精力,这时看到妈妈那骚痒淫荡的媚态,也就食髓知味地再度施展着我男性的雄风,颠着屁股,挺着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小穴狂插猛抽起来了。

  一会儿,又听到妈妈那淫媚的声音腻声道∶『啊┅┅宏儿┅┅你的┅┅鸡巴┅┅可真┅┅厉害哪┅┅插得┅┅我的┅┅小穴穴┅┅舒服死了┅┅啊┅┅对对┅┅再用力┅┅一点儿┅┅插┅┅插死妈妈┅┅算了┅┅』

  我的大鸡巴拼命地在她的小骚穴里干进抽出,而妈妈也狂浪地挺送着她的下体,我们俩人身下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不仅沾湿了一大片沙发椅,还随着鸡巴干穴的动作,发出了『卜滋!卜滋!』的美妙声音,甚至不时还夹杂着椅子里的弹簧承受我俩体重的『吱!吱!』声,构成了一曲动人心弦的『母子做爱交响曲』哪!

  过了不久,妈妈忽然把她的双腿缠绕在我的腰上,娇喘连连地浪叫着∶『啊┅┅宏┅┅宏儿┅┅妈妈┅┅被┅┅你插得┅┅快┅┅飞上┅┅天了┅┅真是美┅┅极了┅┅快┅┅妈妈┅┅快┅┅忍不住┅┅了┅┅再插┅┅插快一点┅┅啊啊┅┅嗯┅┅小穴┅┅啊┅┅出┅┅出精了┅┅好爽┅┅啊┅┅』

  这时我只觉得妈妈的花心突然间敞开了,然后一张一合地强烈吸吮着我的龟头,同时一股股的阴精也从她的子宫里飞射了出来,这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的女性高潮的滋味,所以也忍不住地松开了精关,再度把阳精泄出,使得两股液体在妈妈的肉缝里冲激在一起,美得妈妈张嘴浪叫道∶『啊┅┅唉唷┅┅乖儿子┅┅你也┅┅射了┅┅啊┅┅天呀┅┅这滋味┅┅真┅┅真爽┅┅啊啊┅┅啊啊啊┅┅』

  妈妈叫到最后,竟然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只见她急促地张口喘着气,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一次是妈妈在离婚六年后再次享受到男女做爱的乐趣,所以她的感受格外来得强烈,也极度地放纵情欲来迎合我的插干,泄出来的阴精也是特别的多。我们俩人忘记了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像一对发情的野兽,如痴如狂地只知追求性欲的发泄和满足。

  事后,妈妈无限爱怜地取了一条毛巾,替我擦去了鸡巴上湿淋淋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再带我到浴室里洗个温柔舒服的鸳鸯浴,才领着我到她卧室去同枕共眠了。

  自此,我就堂而皇之地由儿子升格成为妈妈的『入幕之宾』,让我享受世上最美好的母爱和性爱生活,而妈妈再也不用受到性饥渴的煎熬了。

  现在,我们夜夜睡在妈妈的卧室里同床共枕,而我的寝室只算是聊备一格,供我用作念书的书房罢了!母子俩每天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啊!世界多美好!是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