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蜜壶】(1) 作者:魅熟
字数:8877

         淫妻蜜壶(1)老头轮奸之初探淫穴

        
魅熟
于2014年8月4日
首发于春色满园

  〔老公,起来了,一会再不出门该迟到了………〕,在老婆的催促声中,我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模糊的视线里,看到老婆丰满的身影,穿着粉色的吊带睡裙,匆忙的在老婆脚下棉质居家拖鞋的踢踏声里,打开卧室的木门,向洗手间跑去。经管刚醒视线模糊,但依然可以看到老婆裸露在睡衣之外的肢体,那抹白嫩光滑散发着熟女风味的诱惑………我一丝不挂的躯体,在毛巾被的遮盖下,适应着久睡初醒的不适,脑海中回味着妻子赤裸躯体的曼妙滋味。

  随着我在床上伸展躯体的翻动,毛巾被里泛起一缕混合着男女下体气味的风骚,这缕气息,唤醒了我久睡沉迷的思绪。看着床下地板上凌乱的扔着的五六团纸巾,上面干涸的淡黄色液体,记录着我昨夜与妻子的水乳交融。我与妻子结婚十四年了,感情和谐,一起体味着从激情到平淡的性路历程。我今年三十七岁,妻子三十五。经管心里对平淡的交合已经乏味,但我能感受到妻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性的渴求也日益增长,而我也对性的快乐沉迷不已。在这种乏味而又无法缺少的氛围里,日复一日我们随着时光的舞步流转着岁月的音符………

  我大学毕业后就接手了家里的食品批发生意,第二年经人介绍,认识了那时还在单位做科员的妻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妻子姑姑的家里,妻子白嫩幽深的乳沟,娇好圆润的面容,一下就吸引住了我的心。之后半年左右我们就走进了婚礼的殿堂。之后有了儿子,由于父母的房子大,孩子一般都是住在我们双方老人的家里,岁月匆匆,转眼间就是十多年的时光。由于没有孩子的牵绊,我和妻子也尝试着不同的性爱体验,制服,捆绑,道具,肛交………但岁月的消磨,每一种经历都经过了刺激到平淡的过程,心中难免会有淡淡的无奈感,好在忙碌的生活节奏,冲淡了性方面的对新鲜感的需求。

  养足精神伸了个懒腰,翻身起床。穿上扔在床边的短裤,踢踏着拖鞋向卫生间走去。这时妻子已经洗漱完,画完妆盘好头发,穿着睡裙腰里记着围裙,在厨房的操作台前忙碌的准备着早餐〔老公洗漱完,穿好衣服,咱们就走吧,约好了,去晚了不好。〕,〔知道了,老婆。〕,一边回应着妻子的话语,一边动作着。洗漱完,穿好衣服,与妻子对面坐在厨房的餐桌两边,一边吃着妻子准备的早餐,一边闲聊着今天的日程。近几年,由于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生意也不如前几年好做了,外面大客户赊欠的货款太多,最近资金链已经运行不动了,今天招待的就是外县的两个客户,老王和老李,打算协商一下,把他们拖欠的货款二十几万收回来。周一的时候与他们订好今天周末时在饭店见面,正好周末他们也要来哈市。为了把他们招待的细致舒服,以把货款收回来,我们夫妻特意商量了很久,最后为了表达重视,我们还决定夫妻二人一起去。

  用过早餐,我的衣服早已穿好,短袖衬衫,灰色的西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浏览着手机上的资讯,等着妻子在卧室内换衣服,想到妻子现在脱掉睡裙,裸露的白嫩丰满的躯体,要是十多年前,我一定进去看个够,呵呵,现在闭着眼睛,都知道妻子的左阴唇上有几颗痣了。〔老公,你看这样穿怎么样?〕,随着高跟鞋踩击地板的哒哒声,换好衣服的妻子,站在了我对面茶几前的地板上。经管已经对妻子熟悉无比,但我还是被妻子今天的穿着打扮所吸引,妻子属于丰乳肥臀,大腿粗圆白嫩的类型。栗色的长发一丝不乱的盘在脑后,在发髻上斜插着一只水晶发钗,光洁的额头,圆润的面庞,由于保养细致,没有一丝岁月的瑕疵。圆润的鼻头,秀气的鼻翼微微翕动,妻子的嘴唇微厚,涂抹着红色的唇膏,让人的视线,一下就为之吸引,白嫩的耳垂上挂着白金耳坠,在客厅的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彩………

  妻子上身穿着一件纱袖的黑色长袖靓衫,V领里透露出被淡紫色胸罩紧紧包裹的白皙乳沟,一条白金的项链系在妻子白嫩的颈间,蓝色水晶的链缀深陷在妻子的乳沟之间。夏季为了凉快,妻子一般都是穿一条紫色的丁字内裤,外面为了避免走光,穿一条乳白色的丝质保险裤,今天在保险裤的外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包臀短裙。包裹着肉色丝袜的丰满大腿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亲吻抚摸………肉感的脚丫上穿着一双黑色漆皮的腕带高跟鞋。黑色的腕带环绕着性感的脚脖,透过鱼嘴处,可以看到妻子被丝袜包裹的脚趾甲上,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被丝袜衬托的更显性感诱人。〔怎么了,老公,不好看吗,要不我再换换?〕,妻子看着我痴呆的样子,一边转着身,一边询问着被妻子性感装扮迷的呆愣的我。〔哦,不是,我老婆太漂亮了,要不咱们做一次,再走,呵呵〕,在老婆的询问下,我回过神来,调笑着羞红了脸颊的妻子。〔讨厌,快走吧,要不该堵车了,迟到了不好。〕,在妻子的催促声里,我挽着妻子走出了家门,我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一百四十斤,妻子一百六十九公分,生完孩子后圆润了,一百五十斤,但配上身高,不显臃肿,反而更显肉感成熟。由于妻子穿着高跟鞋,盘着发,所以相携着走着,反而比我略高一筹。来到楼后的车库,我开着车,妻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向着订好的饭店驶去。路上我联系了老王和老李两人,告知他们饭店的地址和包房号码,他们离得近,估计得先到,然后,我就载着妻子混入了川流不息的车海………

  和老婆到达了与老王两人订好的饭店,停好车,我和妻子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进入了预订的包房,这时老王两人已经先到了,正坐在餐桌边的长条沙发上,吸烟闲聊着。进入包房后,我示意服务生上菜,然后关上包房的木门,和妻子一起与起身的老王两人,互相寒暄着。老王和老李都是六十多岁,在他们当地经营食品批发部,由于县城不大,所以两人来市里办事时,总是结伴同行。在我上大学时,他们就与我家有生意往来,也算是我们家的老客户了。老王一米五几,个头不高,一百一十斤左右,秃顶干瘦。老李则相反,一米八五的身高,一百八十多斤,虽也秃顶,但长得四方大脸,身材壮实。老王虽然长得猥琐,但心眼颇多,眼神总是闪烁不定,好似总是在算计着什么。老李则性格火爆,思维简单。估计是他们老哥俩性格互补,才会凑到一起,而且关系还不错,这从有一次酒桌上,他们和我吹嘘,一起在市里睡女人,就可以看出来,老王那次可能喝多了,还搂着我的肩膀,对我说着,〔大侄子,小姑娘,没意思,还是玩结婚的老娘们,刺激,呵呵。〕,当时不知是不是,我也有些醉的缘故,一边和老王说笑着,一边我竟然在心中出现了,妻子的面容,当时鸡巴竟然硬了。回到家后狠狠的折腾了一番妻子,心里竟然想象着,白嫩丰满的妻子,被猥琐干瘦的老王压在身下揉辱玩弄的画面………那次,当妻子问起我为何这么勇猛时,我只是推说,酒后想要了,其实我的心里竟然被老头玩弄妻子的画面,撩拨的刺激不已。

  脑海里翻腾着胡乱的思绪,嘴上还在与老王两人闲谈着,〔王叔,李叔,百忙之中,还得麻烦你们,太不好意思了,只是最近事多,资金周转实在不方便,你们二位看能不能照顾下小侄,帮我把货款结一下。〕,〔说啥呢,大侄子,多大事呀,侄媳妇都来了,我们俩,不给面子,以后还好意思,来这里吗,呵呵〕,听完我的话,老李首先豪爽的说着,〔你李叔说的在理,不过,就看你今天能不能陪好你你俩叔了,呵呵。〕,老王也在旁边帮衬着。我和妻子一看有门,心里高兴不已,激动的和俩人握着手,这时我回身喊着服务生上菜,转身时,看到俩个老头竟然还握着我妻子的手与妻子聊着天,妻子的面庞有些微红,但又不好抽手,显得有些局促。看着眼前的景象,我的心里不由一动,难道………对于事情的发展,我不由有些担心,还有些说不清的期待。〔王叔,李叔,咱们入席吧。边吃边聊。〕,听到我的招呼,俩人也不自然的松开了握着妻子的手,妻子也好似松了口气似的,但我发现老王在松手时,暗暗的用他干瘦的手使劲撸了一下妻子抹着鲜红指甲油的嫩手。而妻子也同时微微一颤。我们夫妻,和老王两人围着餐桌相对而坐,推杯换盏的开始了饭局,事后我回想起来,这也是妻子淫乱感受的开始吧………

  〔不瞒你说,大侄子,现在我们也不好干呀。〕,老王在干了一杯后摇头说着,〔可不是吗,下面乡镇的小店,也是光拿货不结账,钱也紧呀。〕,老李也摇晃着大脑袋,举着酒杯叹息着。〔要不说,两位叔叔疼我们呢,这么困难还给我结钱,呵呵。〕,我嘴里应付着两人的诉苦,心里想到,(没钱?哪回来市里,也没看你们少找小姐。),这时老王拍着皮包,〔大侄子,支票,我和你李叔都带来了,能不能拿走,就看今天你陪的如何了,呵呵。〕,俩人虽然与我说话,但我感觉到,他们绿色的目光,一直在我妻子的脸庞和白皙的乳沟上梭巡。布满褶皱的脸上,泛着充血的潮红,妻子一直回避着俩人包含深意的目光,偶尔的插着一两句场面话。听到老王绕有深意的话,更是微微一颤。我一边应付着俩人,一边在桌下握了一下妻子的嫩手,让她放松,我感到妻子的手有些凉,但手心滑腻,好似出了汗水。这时妻子有力的反握了我一下,好似下了什么决心,举起酒杯,对着老王两人,〔王叔,李叔,只要你们高兴,今天侄媳妇陪你们喝。我先干一个。〕,说罢,仰头把一杯啤酒干了。可能是喝急了,放下酒杯后,用手捂嘴咳嗽着,我连忙用手捋顺着妻子的后背,〔呵呵,王叔见笑了,青青她不太常喝。〕,〔好,侄媳妇,够意思,来老李,咱们也陪侄媳妇走一个。〕,老王手拍桌子,为我老婆叫着好,然后和老李又干了一杯。之后嘴里喊着痛快。俩人脱了衬衫,光着膀子,点燃一根烟吸着,这边妻子示意我她没事了,让我陪着两人聊天吃菜。我的心里心疼妻子,但一想到两个老头在妻子身体上来回扫视的目光,心里又有几分期待,在酒精和复杂心理暗示的刺激下,我的鸡巴竟然勃起了,在饭店包房餐桌的下面………

  随着餐桌上空酒瓶的增加,酒桌上的气氛也热烈放松下来。就餐的几人,在酒精的作用下,说话和行为也随意了不少。以前这种生意上的往来应酬,一般我是不带着妻子一起来的。但这次由于确实等着这比资金周转下来。就餐的几人,在酒精的作用下,说话和行为也随意了不少。以前这种生意上的往来应酬,一般我是不带着妻子一起来的。但这次由于确实等着这比资金周转,妻子不放心,所以执意和我一起过来,但毕竟妻子不常参加这类应酬,所以在老王谈笑着讲了几个黄色笑话后,妻子虽然为了不失礼陪着寒暄着,但体会到了笑话的含义后,圆润的面颊和细嫩的脖颈早已布满了红晕………看着妻子尴尬羞涩,又故作平静谈笑的诱人风情,老王和老李更是双眼放光,就好似两只老狼看到了白嫩的羔羊。被老婆如此的媚态迷的口水挂在嘴边,都忘了擦一下。只顾呵呵的调笑着妻子。〔来,大侄子,叔陪你走一个。〕,老李看到妻子身边的我,不好意思的举杯向我敬着酒,我也不想因为一些末节,把今天费心达到的气氛破坏了,所以也略过了他们调笑妻子的环节,举着酒杯回敬着,〔呵呵,客气了,李叔,今天你们高兴的事最大,我先干为敬。〕,〔呵呵,老李,怎么样,我就和你说吗,大侄子是敞亮人,办事靠谱,来叔也敬你一个。〕,老王也顶着泛着红晕的秃顶,冲我举杯干了一个。老王眨着精明的小眼睛,绕有深意的扫视了一眼妻子,眼光在妻子的乳沟间狠狠的盯视了一番。而妻子仿佛有所感觉,不经意间丰满的肉体微微的打了个冷战。然后老王的眼光又扫视了我一下,见我谈笑间没有不满的表示,老王与老李偷偷的对视了一眼,互相猥琐的呵呵一笑。又举杯与我们夫妻寒暄着。
  用过餐之后,我和老王两人坐在沙发上点起烟聊着天,虽然刚才老王说了把支票已经带来了,可是到现在,也没见他把支票掏出来,我又不好意思追问,所以只能陪着他们两人闲扯着。由于包房面积有限,所以沙发的对面就是餐桌,于是妻子把一只靠背椅转过来面对着沙发坐着陪着我们聊天。妻子端坐在椅子上,抬起白嫩丰满的大腿左腿压右腿,双手交叠的放在抬起的左腿上,由于双臂的挤压,丰满的乳房向中间聚拢,白嫩的乳肉和幽深的乳沟更显性感迷人,这从老王两人色咪咪的眼神里就可以映照出来,由于裙子长度的缘故,在妻子交叠起两腿之后,左侧的保险裤和丝袜的蕾丝花边,还有整条的大腿,都在我们的视线下一览无余。妻子平时对于走光的细节是很注意的,今天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又因为老王两人虽然色一些,但岁数毕竟和妻子的父亲相当,妻子也就没有多想,但注意到老王两人有如实质的目光,在自己的身子上来回扫过时,还是不经意的把左侧的裙子往下拉了拉。

  老王吸了一口烟,抬起干瘦的手臂搂着我的肩膀说到,〔大侄子,你可真有福气,呵呵,你看侄媳妇,要个头要长相,哪个都不缺,这大白腿,一看就是生儿子的相,呵呵〕,老李虽然没有老王的口才和心机,但也是在一边对于我老婆夸赞连连。〔呵呵,哪有啊,王叔,你们太过奖了,我都奔四十的女人了,可没有你们夸的那么好。〕,妻子虽然听出老王两人话语里的歧义,但为了礼节上,还是与两人打着哈哈。又隐蔽的把靓衫的V领向上提了一下。〔呵呵,这就是你们年纪轻轻不懂了,要说女人最有味道,还是侄媳妇这个岁数,看侄媳妇一定水多肉嫩,能抱着睡一宿,给个神仙都不做,呵呵。〕,〔哎呀,王叔,说啥呢,再说我走了。〕,妻子被老王露骨的话语说的满脸通红,〔呵呵,怕什么,我和你李叔这么大岁数,也不是外人,我们就是羡慕大侄子。对吧,大侄子,哈哈〕,老王两人可能是喝多了,说起话来也没有顾忌,而我为了不得罪他们,也只能尴尬的陪着笑脸。不过看到两人肆意的用言语挑逗着我的妻子,我的心里深埋的对于妻子被别的男人玩弄的想法,借着酒精的作用,也被激发出来,一开始我还极力压制着这种心态,但是它就好像猛兽一样越压制越强烈,最后淹没了我所有的理智和处事准则………

  正和老王两人闲扯着,这时老王突然一拍大腿,〔诶呦,你看我这记性,和你李叔出来忘买烟了,你们陪你李叔坐着,我到饭店对面的仓买买盒烟。〕,说着老王就做势要起身,还有求于他,怎么好让他自己去买,我忙拦阻住要起身的老王,〔这样吧老公,你陪着王叔他们,我正好去趟洗手间,顺道出去买回来好了。〕,妻子可能被老王两人刚才说的露骨的话语说的不好意思了,正好想避出去一下,所以就站起身说到,〔你看,那怎么好意思,不用着急啊,侄媳妇。〕,老王就势做了下来。于是妻子转身拿起餐桌上的手包,开门走了出去,我注意到,在妻子背对我们出门时,老王和老李,都贪婪的盯着妻子的丰满的臀部,半张着嘴,流着口水。等到妻子走出包房,把门关上后,老王又递给我一只烟,客气的为我点上,然后和老李交换了一下眼神,猥琐的笑着,对我说到,〔大侄子,明人不做暗事,支票我和你李叔都带来了,但是,看到侄媳妇以后,我们老哥俩,嘿嘿,你知道我们的老伴都不在了,为了儿女也不好续弦了,我和你李叔就喜欢侄媳妇这样,高挑肉头的老娘们,你看,这样让侄媳妇陪我们乐乐,不但货款,而且以后俩叔也就认你家的货。〕,听到老王的诉说,我才明白,原来他是故意找借口把妻子支出去的,我的心里犹豫和期待的感觉参杂着酒精,搅拌在一起,深深的吸着烟,老李看到冷场,也凑过来说着,〔大侄子,我不如你王叔能说,但你放心,今天这事就咱们几人知道,过去就拉倒,我和你王叔这岁数,也不会破坏你们家庭,对吧。〕,想象着老婆丰满的肉体被两个可以做她父亲的老头玩弄,我的最后一丝理智也被欲望的洪流冲走了,摁灭烟头,看着两人,〔好吧,不过一定不能伤害到我妻子,而且我要一直陪着你们三人。〕,听到了我的话语,老王两人顿时眉开眼笑,对我一再的保证,老王笑着说〔呵呵,大侄子,放心,我们爱还爱不过来,哪能伤了你媳妇呢,你今天就和俩叔学着点,怎么玩女人才刺激,呵呵………〕,在两人得意的笑声里,我的鸡巴竟然越来越高的顶着裤子,老王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我的裤裆部位,和老李两人更是哈哈的大笑。〔放心大侄子,叔绝对让你看到,你老婆风骚的样子。保证你以后操也操不够,呵呵。〕。虽然答应了老王两人的要求,但我的心理,第一次面对这种事,还是忐忑不安,望着包房的木门,既希望它打开,又希望它永远不要被推开………

  看到我略微有些紧张的样子,老王又笑着给我递了只烟,一想到即将要来临的事情,我的身心既紧张又激动。握着烟的两根手指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脑海里充满了妻子被老王两人随意玩弄的各种画面,经管表面上强制的故作着镇静,但内心里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充满了矛盾纠结的期待………〔呵呵,大侄子放心吧,我和你李叔都是过来人,要不是侄媳妇实在是太撩人了,我们也拉不下脸来说这个,但是保证让你们夫妻今天都舒服,呵呵。〕,老王见大局已定,靠着沙发一边宽慰着我,一边小眼睛乱转,估计是想着一会如何玩弄我的老婆,才不会有遗憾。老李也在旁边不时的说着客气话,但互相搓动的双手,暴露了他激动的心情。估计他正想象着双手之间是我老婆白嫩柔软的乳房呢。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我们谈成了什么生意,正在互相谦让,不过也对,只是讨论的对象是我贤惠丰满的妻子………这时包房的门从外侧打开,妻子拎着手包走了进来。妻子来到沙发前,从手包里掏出两包香烟递给老王两人,〔王叔,李叔,也不知你们抽什么牌子,我买的贵的,你们看看。〕,可能是着急回来,怕老王两人等的着急,所以站着的妻子面颊布满红晕,丰满的乳房高低起伏,微微有些气喘。由于天热身上出汗,在浓郁的香水味里,更参杂了熟女特有的迷人气息。老王可能是觉得面前的女人,马上就要臣服在他干瘦的胯下,所以也没像刚才那么急色,反而装出一副长辈的姿态,起身客气着,〔你看把侄媳妇累的,快歇歇,这烟挺好了,那这样,大侄子我和你李叔下楼结账打车,在饭店门口等你们,你喝酒了,也别开车了。〕,在妻子疑惑的目光中,老王对着老李使了个眼色,就和老李一起走出了包房。
  拉着妻子的手坐在沙发上,〔老公这是?一会咱们还要陪王叔他们吗?〕,妻子疑惑的问着,〔老婆,王叔他们刚才说要咱们再陪他们玩一会,你要不舒服就先走吧,我去和他们解释。〕,虽然现在我的心中充满了要看妻子被男人玩弄的欲望,但还是有一些犹豫,所以也没把话说死。〔老公,那他们把钱给了吗?〕,老婆关切的问着,我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婆思考了一下,接着说,〔老公,没事,回家也是呆着,今天挺顺利,咱们不能让王叔他们挑理,我陪着你们吧,有事也好商量。〕,看着通情达理的妻子,我的心中想到,老婆呀,你的决定,注定要让你属于我的肉体被两个老头品尝揉弄了。也好,我不是没给过老婆机会,但这是老婆自己选择的,只有走下去了。我的心里自己安慰着自己,在纠结和激动的心情里和老婆挽着手走出包房。问过前台,知道老王两人已经把买完单,我便和妻子一起走出饭店,看到两人已经在路边拦下一台出租车,正站在车边抽着烟,等着我们夫妻。看到我们过来,老王热情的招呼着我们,〔来大侄子,让你李叔坐副驾驶,他知道去哪,咱们三个做后排。〕,同时老王趁着妻子不注意,还对我递了个眼色,看到老王的眼神,我的心里不由一颤,我低头当先坐进了车里,这时老王又把妻子让到了车里,最后自己做了进来。这样就变成了妻子被我们两人夹在中间坐着。妻子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往我这边挤了挤,尽量在狭窄的车厢里,与老王拉开了距离。在老李回头看了一下,保函深意的嘿嘿一笑,就转过头指挥司机发动了汽车,向着他指出的目的地驶去。车子行驶了几分钟,我就感到紧挨着我的妻子丰满的身子一颤,接着又有些微微发抖,我装作不经意间注视了一眼后视镜,看到妻子的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紧紧的压在大腿上的包臀裙上………后面的细节和对话,有些是事后,妻子对我表述的,为了让院友更直观的了解事态的发展,我就将穿插带入。

  原来车子启动不久,老王就把与妻子相邻的手臂垂到了座位下,然后翻转的手掌一下就抚摸在了妻子包裹着丝袜的小腿上,妻子被突发的状况惊的一颤,有意的回避着老王的抚摸,但车厢空间狭小,又怕被司机察觉,所以回旋的空间很有限,老王则是得寸进尺,用手掌紧紧的贴着妻子的肉丝上下来回的抚摸捏弄着,还抬起手掌当着妻子的面,得意的闻着手掌上熟女芬芳的气息。妻子娇羞尴尬的不能自已,只能低头紧紧的攥着双手,老王则不满足于有限的抚摸,收回抚摸妻子肉丝的手臂,从妻子的腰后霸道的伸入,撩开妻子上身背后的薄衫,把手掌伸入妻子的衣服里,抚摸揉弄着妻子腰后和背部柔软嫩滑的暖肉。另一只手又捉住妻子的小腿同时玩弄刺激着妻子的感官………我回头侧望时正好对上老王的目光,老王对我使了个眼神,干瘦的双手加紧了在丰满人妻肉体上的动作,嘴里说着,〔那啥,大侄子,我咋看侄媳妇有点冷呢,你搂着她,别着凉了。〕,妻子听到老王的话身子一紧,而我则心照不宣的伸出手臂把妻子的上身搂进怀里,而目光则若无其事的望着车窗外。这时,妻子由于上身向我倾斜,丰满的臀部也抬了起来,半边下身对着老王敞开了门户,〔老公,不要,啊……,放开呀,啊……〕,妻子在我怀里小声的祈求呻吟着,而我确紧紧的搂着妻子,〔老婆,王叔说只是这样,不会过分的,你要是不高兴,我就让停车。〕,我也小声安慰回应着妻子,听到我的话后,妻子犹豫了一下,就不在撕扯,只是小声的呻吟着,〔啊……嗯………〕,我的耳边充满了妻子无助而诱人的呻吟声。老王看到妻子倒在我的怀中,被我控制住,则欣喜若狂,搓了一下干瘦的双手,就两手配合的在妻子抬起的臀瓣和白嫩的下身开始了动作………

  老王霸道干脆的用手伸入了妻子的裙子,穿过贴肉的保险裤,剥开妻子丁字裤细带的阻挡,用手指仔细体会着妻子下体的华润与温暖。揉弄着妻子下体的阴蒂,抚弄着妻子肥厚滑腻的阴唇,感受到妻子肉体的颤抖与紧缩,又突如其然的把中指一钩,深入了曾经只属于我的禁脔……,然后上下回旋的体味探索着妻子阴道壁的褶皱与突起。我被怀中妻子的颤抖与呻吟,刺激的鸡巴挺立,完全不顾,是我的默许才使妻子陷入了如今的窘迫,而是想着妻子的肉体正被一个干瘦的老头玩弄,心里一股酸楚的感觉刺激的我也想淫辱怀中的妻子,我伸手拉开裤链,剥开内裤掏出挺立紫红色的鸡巴,附在妻子耳边说到,〔老婆给我撸鸡巴,快点。〕,同时粗鲁的吻住了妻子的红唇,勾出妻子的香舌,舔吸咬弄着,妻子无奈的呜呜着,摸着鲜红甲油的白皙玉手覆盖包裹住了我紫红色的粗大鸡巴,上下回旋的套弄着,同时还要承受来自下身如海涛般,连绵不绝的刺激与快感………
               (待续)